70周年前,新中国在东方傲然宣告成立,一条巨龙从此开始腾飞之路。伴随着社会各项事业全面提升,中国的体育也开始了巨变。作为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自行车运动同样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为伟大祖国辉煌之路添砖加瓦,增光添彩。

  竞技自行车运动,是指以自行车为工具比赛骑行速度的体育运动,自189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就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1900年国际自行车联盟成立,此后相继举办自行车世界锦标赛等每年一度的重要比赛,以及众多周知的百年环法大赛等职业化程度高的公路自行车赛事。

  中国的自行车运动于1913年前后由欧洲传入,当时自行车主要是作为交通工具使用的。1940年后,中国各地在田径场举行了不同形式的中小型自行车比赛。1947年在上海举办了第一次全国性表演赛。1949年新中国建立之后,自行车运动得到了全面、迅速的发展。经过近七十年的发展,中国目前有超过20多个省市单位开展了自行车运动,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至今,在每一届奥运会上都有奖牌入账,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宫金杰与钟天使联袂摘得场地自行车团体竞速赛金牌,实现中国自行车人奥运金牌零突破。在职业环赛层面,伴随着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在近十余年间相继推出各项令世界瞩目的公路职业赛事,如环青海湖、环海南岛、环中国、环太湖、环福州、环崇明岛、环舟山、环邢台等多日或者单日赛,并举办过如环北京、环广西等世界巡回赛。在国际自行车联盟当中占据重要位置。

  一、七十年从无到有 从弱到强奋斗史

  (一)建国之后艰难发展(1949-1978)

  自行车运动的历史,在我国开展得比较晚。解放前只是作为少数人娱乐的代步工具,没有举行过大型比赛。直到1936年旧中国第六届运动会时,才在田径项目中进行了第一次自行车表演。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人民的高度关怀下,自行车运动得到蓬勃发展。

  1.赛事与场馆首创“第一次”

  新中国成立后,面对百废待兴,贫穷落后的局面,党中央高度重视体育发展,这是一项能够提振民资士气,提升群众幸福感的事业!其中,作为群众喜爱,大众参与度高的体育运动,中国自行车很快成为喜闻乐见的运动项目,得到广泛开展。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从赛事到场馆,自行车迎来了迅速发展期。

  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届运动会,自行车被列为比赛项目,这是我国第一次正式的自行车比赛。比赛在田径场举行,15000米自行车比赛由前解放军自行车队教练孙世海以27分32秒7的成绩获得冠军。

  1953年5月25日-5月28日,第一次全国公路自行车锦标赛在长春举行,有27个代表队的226名运动员参加,其中男运动员103名,女运动员123名。比赛项目设置为:男子50公里团体赛和100公里个人赛;女子25公里团体赛和50公里个人赛。此次比赛,解放军代表队囊括了全部冠军,成绩分别为:男子50公里团体赛4小时059秒1(三人成绩总和),100公里个人赛2小时55分18秒8;女子25公里团体赛2小时15分21秒8(三人成绩总和),50公里个人赛1小时30分58秒4。这些运动员也成为开创我国男子、女子公路自行车竞赛的先行者。

  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体育运动设施日益完善。1959年,在北京建成了我国第一座标准的自行车赛车场。为了庆祝赛车场的落成,1959年8月举行了我国第一次赛车场自行车(即场地自行车)比赛。项目设置为:男子4公里团体赛、女子2公里团体赛、男女1公里、2公里个人赛。山西男队获得4公里团体赛冠军;云南女队获得2公里团体赛冠军;山西队王二珠以1分22秒,北京队王平以2分47秒分别首创了男子1公里、2公里全国纪录。

  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举行第一届全国运动会时,公路自行车被列为主要竞赛项目,有28个单位的278名运动员参加了比赛。比赛项目:男子100公里团体赛、100公里、180公里个人赛;女子25公里团体赛,25公里、50公里个人赛、比赛结果:北京男队、山西女队分别获得团体桂冠,比赛成绩比1958年有了大幅度提高。男子100公里成绩为2小时31分46秒3,比1958年的成绩提高了2分26秒9。赛车场(场地自行车)竞赛为表演项目,有北京、山西、吉林等8个代表队46名运动员参加,项目有:男子4公里团体赛、女子2公里团体赛;男女1公里、5公里个人赛。北京、云南队队员分别获得男、女总分冠军。

  2.困难时期艰苦拼搏

  上世纪60年代开始,新中国发展的脚步受到天灾人祸的阻碍,自行车运动也一度收缩,但很快便随着祖国形势好转而恢复,运动成绩再度得到提升。

  1961-1963年期间,由于自然灾害,我国国民经济处于困难时期,自行车运动的训练和竞赛也暂时收缩,在此三年期间并没有举办过全国性自行车比赛。

  党中央经过“调整、充实、巩固、提高”的八字发展方针,率领中国老百姓迅速走出困难时期,1964年,中国经济形势好转,全国自行车运动也再度兴旺,锦标赛随之恢复。

  1965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公路自行车和赛车场自行车(场地自行车)都被列为主要比赛项目,男子公路100公里团体赛,上海队创造了2小时18分8秒7的好成绩,北京队的张丽华创造了赛车场自行车1公里1分11秒4的全国最高纪录,首次接近了世界水平。赛车场女子1公里的成绩,也处于亚洲领先地位,还有一些项目也接近了亚洲与世界水平。

  1967年7月,日本自行车队来访,中日两队进行了两场14项比赛,中国队以14:0的绝对优势大胜日本队。

  与国外对手的过招,也让中国自行车运动健儿充满信心与决心,要顽强拼搏,最终步入到世界先进行列当中去。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绝大多数自行车队解散,器材入库,场馆荒芜,比赛与训练被迫停止,幸存的山西队也是人才寥寥,无法正常训练,呈现萧条景象。1972年,在太原勉强举行了一场比赛,仅有4个单位,60来人参赛,成绩也很差。男子100公里团体赛只跑出了2小时28分36秒21的水平,一下回到十几年前的水平。

  1973年,自行车运动开始逐渐恢复训练和竞赛,每年都会举行1-2场全国性公路自行车和赛车场自行车比赛,运动成绩逐年回升。北京张立华以1分11秒1、山西宁艳华以1分19秒的好成绩,分别打破了1公里计时赛男、女全国纪录。

  1975年第三届全国运动会比赛中,公路100公里团体赛,山西队达到了2小时19分19秒8,接近了全国最好成绩,赛车场自行车比赛场上也打破了三项全国纪录,成绩逐渐恢复。

  3.国际交流展现风采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在国际间进行了大量的自行车运动的交往。1957年我国首次派出了由领队俞浴云,男运动员孙世海、钱怀玉、单长春和孙文生,女运动员崔淑芳、张振桂、李凤琴和曲淑英组成的中国自行车代表队,访问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参加了男子50公里团体和100公里个人、女子25公里团体和50公里个人赛共四个项目的比赛。中国队获得了男女两项团体金牌和女子50公里个人冠军,蒙古队获得男子100公里个人赛第一。

  1960年,在北京和长春,我国自行车代表队迎战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自行车代表队,德国获得五项冠军,我国女队取得了三项冠军。

  1963年,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上,参加自行车比赛的有法国、波兰、朝鲜、中国等14个国家,我国男、女自行车队是首次参加国际大型综合运动会。比赛项目有:男子100公里团体赛,160公里、180公里个人赛;女子20公里、45公里个人赛。我国男队取得100公里团体赛第三名,160公里个人赛第六名;山地女运动员柳丽春力战群英,赢得20公里冠军;吉林女运动员宋喜云、李月顺、全明淑,解放军选手张振桂,山西柳丽春五人夺得了45公里个人赛的前五名。

  1964年-1966年,我国先后派出优秀自行车运动员访问蒙古人民共和国和阿尔巴尼亚,并参加了第一届亚洲新兴力量运动会,获得了赛车场男子2公里计时赛、4公里追逐赛、4公里团体赛和女子1公里、3公里计时赛等五项冠军。为增强新兴力量的团结和各国人民的友谊做出了贡献,也为祖国,为人民争得了荣誉。

  (二)改革助自行车腾飞(1978年-2008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社会经济不断提升,国家地位逐年上升,体育事业更是展现出了勃勃生机,广大自行车运动员和教练员的积极性大大提高。各队都在总结经验教训,改进训练方法,不断提高运动成绩。

  1979年5月,在宁夏自治区固原县举行了全国第一次公路自行车多日分段赛。比赛分为五段,全程总距离为 481公里,平均每天96.2公里。其中第一天为100公里团体赛,上海队荣获团体总分第一,辽宁杨春光取得个人冠军。

  同年9月,第四届全国运动会的自行车比赛在太原举行,公路与赛车场自行车的比赛当中,涌现了不少后起之秀,山西运动员吴增仁一人独得五项冠军,并创造了场地4公里个人追逐赛5分8秒的全国最新纪录。

  1.国际赛场崭露头角

  1978年,我国先后参加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第八届亚洲运动会和亚洲锦标赛等一系列国际比赛。同年8月,国际自行车联合会正式接纳我国为国际业余自行车联合会成员,我国自行车运动正式走向世界车坛。

  1980年,我国派出了第一支女子自行车队,参加了在法国举行的世界女子自行车锦标赛,这是我国自行车队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赛事,虽然成绩差距较大,但为中国自行车人开阔了眼界,获得了经验,也奠定了未来成为世界强队的信心。

  1982年在场地自行车世界锦标赛中,江苏选手周柞慧取得了女子争先赛第六名,我国自行车运动员第一次在国际自行车赛场上崭露头角。

  1983年,我国自行车队又派出了实力最强的队伍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女子争先赛争夺中,来自北京的杨桂铃与周柞慧共同努力,奋战群雄,分别获得第三和第四名。上海选手吕玉娥也取得了1公里比赛的第五名。

  一支潜力巨大的队伍,正阔步走在努力进取、自我进步的发展大道上!

  为了适应国际比赛的要求,中国自行车运动发展也不断对比赛规则和方法进行修改,如赛车场行进出发的200米竞赛,改为1000米争先,团体赛和个人追逐赛,都增加了预赛、复赛、半决赛和决赛四个轮次,增加了比赛难度,丰富了比赛内容,促进我国自行车运动水平在短期内接近世界水平。

  2.名将扛起中国自行车大旗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成为自行车大国,但更多的是在代步工具的使用上,“自行车大国”的称号不胫而走。但在运动人口上,中国并不是自行车强国,真正将自行车器材用于运动骑行的人口少之又少。

  1979年,国际奥委会正式恢复中国的成员资格,中国自行车与所有的体育项目一样,走上了更大的历史舞台。但在走出国门之后,中国自行车运动水平与世界最高水平相比,还很多的不足和差距。但中国自行车人没有消沉,而是立志努力进取,早日追赶世界自行车运动的发展脚步。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批优秀的中国自行车名将逐渐成长起来,他们用自己的刻苦训练,借助科研、体能等科学化训练与保障,逐渐扛起了中国自行车大旗,不断朝着“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竭尽全力。

  1985年亚洲自行车锦标赛上,中国自行车男队首次在100公里团体计时赛上夺得冠军,之后,北京名将汤学忠多次夺得亚洲锦标赛的男子公路个人赛金牌。

  1987年,山西选手周素英在世界比赛中夺得女子争先赛第三名,这在当时是很轰动的新闻。从此之后,女子场地短距离自行车项目,也成为中国自行车运动在国际赛场上的“突破口”。

  1990年北京亚运会,江苏女车手周玲美在女子场地1公里计时赛上夺得金牌并打破该项目世界纪录,不仅使她的名字在当时家喻户晓,也使更多的中国人看到了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实力和希望。

  1995年,大连女车手王艳在日本举行的世界杯场地自行车赛上勇夺女子争先赛金牌,成为中国自行车运动的第一个世界级冠军,随后,王艳和另一位大连姑娘姜翠华又在世界杯场地自行车赛上先后夺得过女子争先赛冠军和女子500米计时赛冠军。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姜翠华夺得女子500米计时赛铜牌,实现了中国自行车运动在奥运会上奖牌“零”的突破。

  2002年8月云南场地自行车世界杯赛,江永华以34秒000的成绩获得500米计时赛金牌,这个成绩打破了由法国名将弗雷西尔保持了4年的34秒010的该项目原世界纪录,这是我国自行车运动员首次创造奥运会项目的世界纪录。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北京选手江永华在女子500米个人计时赛上再将奖牌发展一步,在倒数第二个出场时首先打破世界纪录,并创造了最好成绩。但最后一个出场的澳大利亚车手更高一筹,将江永华刚刚创造的世界纪录打破并获得金牌。江永华收获一枚银牌。

  郭爽在雅典奥运会之后也走上历史舞台,这位一直由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送往瑞士世培中心的选手得益于“走出去、请进来”的政策,竞争实力稳步提升,在北京奥运会周期内扛起了中国场地女短项目的重任。尤其在北京奥运会进行项目改革之后,中国最有优势的500米个人计时赛被取消,郭爽在争先和凯琳赛上磨练力量,在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上同样为中国自行车队捍卫住了奖牌荣耀。

  3.山地车接近世界水平

  在奥运竞争层面,由于公路自行车赛事的职业化程度过高,中国队的差距太大,因此,中国队逐渐确定了突破点,除了女子场地短距离等项目之外,山地车也逐渐发展,并展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中国山地自行车队开始组建,包括云南在内的各省级积极开展,迅速进步。首先在亚洲占据一席之地的是女子项目,自1995年开始,中国女子山地自行车运动员就掌控了亚洲女子桂冠,在亚锦赛越野赛上从未将冠军拱手相让过。但男子水平则需要不断提升,伴随着云南朱永彪、蒋学李等山地车名将的不断进取,2005年在印尼举行的山地车亚洲锦标赛上,蒋学李创造佳绩,收获了男子个人越野赛冠军,创造了中国男子首次在亚锦赛上夺冠的历史,随后连续三年间,中国男子山地车一直包揽了该项荣誉。

  女子层面,甘肃选手马艳萍在一段时间内作为中国山地车“一姐”,收获两届亚运会和多届亚锦赛成绩,并参加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但最终只位列第17位。

  江苏选手任成远创造了女子山地运动员最佳成绩:2006年,任成远获得世界23岁以下山地车锦标赛冠军;2007年山地自行车XCO级世界杯比利时站,任成远以2小时零23秒获得了女子组的冠军,这也是中国选手首次在世界杯上获得冠军。2008年,在世界杯比利时站卫冕成功,第二次获得冠军。

  北京奥运会上,任成远收获第五名,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山地车运动员在奥运会上获得的最好成绩。

  4.小轮车BMX立项开展

  作为2008年奥运会新增项目,自行车BMX在进入21世纪后在我国开始立项并开展,2003年,中国正式开展这一项目,各省市也很重视,山西、大连等队还请进外教或者选派队员去国外训练。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也多方尽力,选派最优秀的选手前往国外训练与参赛。并列为全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这一项目在欧美国家十分风靡,在中国队乃至亚洲层面的水平都很落后,但中自协与各省市共同努力,顺利搭建起了项目的竞赛体系与人才梯队,项目人口不断提升。

  经过十几年艰苦卓绝的努力,中国BMX小轮车越野项目已经在全国开展起来,甘肃选手逯艳等已经成长为亚洲强手,在亚运会上也为中国队贡献了金牌。

  但总体水平上,中国队以及亚洲整体水平,与世界水平相差甚远。伴随着BMX自由式项目的入奥,中国自协也做了大量跨界选材的工作,期待在未来获得真正长足的提升。

  5.环赛翻涌初具规模

  进入到21世纪之后,越来越多的公路职业化环赛出现在神州大地。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方美丽富饶的土地,这片人民的热忱,都通过一场场自行车环赛,传播到世界五大洲,呈现在全世界面前。

  1995年,中国环赛首创,当时的比赛名称为中国环赛,虽然只举办了两届,但却开创了中国举办环赛的先河。

  此后,青海西藏自行车拉力赛,环青海湖、环海南岛、环崇明岛……越来越多的环赛在中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已成为各地展示“”体育+文化+旅游+生态……”的最佳展示舞台。

  而环北京、环广西等世界职业巡回赛的落户中国,也逐渐将中国在世界自行车领域的位置一再提升。

  越来越多的自行车多日赛,也促进了中国公路自行车职业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职业队在中国成立,他们与国外高水平车手同场竞技,不断提升着自己水平,也获得了进入国外职业队的机会。李富玉、韩峰、王美银等车手前后获得了在世界顶级职业队锻炼的机会,环法赛场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而更为重要的是,2014年7月28日,2014年环法自行车赛落幕。23天21个赛段,3660.5公里。27岁的中国车手计成用时96小时01分30秒完成了自己,也是中国自行车运动员的第一个环法之旅。由于自行车赛事流动、户外的特点,也为各办赛地带来了体育大餐的享受,自行车比赛不设门票,不受场地限制,人们站在路边就可以观赛,沿途热情的观众也成为自行车赛场的一大风景线。

  (三)新时代担当新重担(2008——今)

  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让世界记住了一个繁荣昌盛的新中国,也让中国的竞技体育走向一个更高的台阶。2008年的伟大胜利,标志着中国体育运动正式步入体育大国行列,并坚实地朝着“体育强国”的建设征程开启了发展新方向、新征程。

  中国自行车运动与其他体育运动项目一样,同样在新时代担当新重担,在响应党和国家号召的“全民健身与竞技同行”等方针政策下,发挥着自己独有的,必不可少的作用。

  1.“中国脸谱”唱响世界车坛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自行车项目并未创造金牌。郭爽在争先赛上被判罚犯规,失去了进入决赛圈的机会,仅仅以一枚铜牌收官,这显然不是中国自行车人想要的结果。

  痛定思痛,中国自行车队聘请法国外教莫雷龙,郭爽、宫金杰等世界级选手在其带领下,成绩稳定攀升。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郭爽与宫金杰在团体竞速赛场创造了打破世界纪录的好成绩,并排在所有参赛车队的第一名。但中国自行车人的喜悦只维持了几秒钟,中国队就获得了一张判罚,金牌也被判为银牌,中国自行车人与奥运会金牌就这样失之交臂!

  尽管宫金杰在领奖台上落下眼泪,但依然无法挽回这枚金牌。随后的比赛中,郭爽在争先赛和凯琳赛上接连摘铜夺银,但中国队依然还要继续等待金牌。

  2016年里约奥运会周期,上海选手钟天使接替郭爽成为团体竞速中国队第二棒,她与宫金杰从2014年亚运会开始配合,在两年间征战世界赛场当中几乎从未失手。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两人头戴“穆桂英”与“花木兰”的脸谱头盔,以势不可挡的表现席卷自行车赛场,收获金牌,将“中国脸谱”与中国速度,唱响全世界,展示了中国自行车人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的奋斗成果。

  2.全民健身与竞技同行

  全民的健康直接影响着人民的幸福生活指数,在建设美丽中国,成就中国梦的过程中,全民健身上升到国家战略发展层面。在47号文之后,9部门于2017年7月联合印发《关于支持社会力量举办马拉松、自行车等大型群众性体育赛事行动方案》。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体育竞赛表演产业的指导意见,都为中国自行车在体育产业与全民健身层面的健康、持续发展带来了改革红利。

  据某骑行app显示,当前中国的骑行爱好者注册人口已经超过700万人次,俱乐部超过16万家,车店超过3万,每年的各级各类业余赛事超过500场。据相关测算,2025年国内自行车运动人口最高可以达到全国总人口的6%,即8400万人,预计市场规模可达4200亿以上。

  由此可见,骑行在我国已经成为继健身、跑步后的又一个大众运动项目。

  3.协会实体化改革打开新局面

  伴随着中国体育改革的持续推进,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于2017年进入协会实体化改革进程当中,沈金康当选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新任主席。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在竞赛体系、国家队备战、运动爱好者平台、体育产业领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打开了中国自行车行业新局面。

  首先建立了中国自行车联赛系列,将以往的计划内赛事,即全国冠军赛与全国锦标赛打通专业与业余的藩篱,参赛人员面向所有人开放,只要具备参赛水平的均可报名参赛。将以往的国家—省市—基层体校三级人才培养模式再做补充,纳入了业余俱乐部以及个人等形式“直通”国家队等高水平队伍的渠道。

  按照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的规划,中国自行车联赛系列只是刚刚开始的第一步,主要是针对奥运备战,选拔输送人才而设置的竞赛体系。未来,还将持续开展中国职业自行车联赛、“中国骑迹”—在中国境内举办的国际自盟高端赛事、“中国骑遍”—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会员俱乐部,引导、培育全国自行车运动产业与全民健身活动、中国自行车电竞联赛(VR系列)—引导青少年从游戏房进入电竞场、扩大选材基础、人人都可与世界冠军在虚拟场景中进行高仿真较量,与世界强手过招,全民健身,增加趣味性。

  4.国际交流持续深化

  2018年公路自行车世界锦标赛期间,中国自行车运动协会与国际自盟签订合作备忘录。在合作备忘录中,双方在赛事申报及管理、赛事组织及运营方面,分别明确各自的权力和义务,同时就场地建设援助,中国优秀运动员海外培训、组建国家职业队参加顶级赛事等多个领域进行了战略部署。合作备忘录的签署,将使双方的合作更加积极、紧密和规范,也将极大促进自行车运动在中国的进一步普及和开展。

  二、七十年辉煌发展经验

  (一)党和国家的关怀是取得突破的伟大精神力量

  在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发展历程当中,党和国家领导人给予了高度关怀与支持,在新中国建国伊始就在北京建设赛车场,随后为了北京奥运会的备战,又建造了老山自行车馆,老山小轮车场馆等世界一流场馆,为中国自行车运动发展奠定基础。

  环青海湖赛从举办之初,就受到了高度重视,国家领导人在前三届赛事举办之际,均受邀出席开幕式。出席的领导人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铁木尔·达瓦买提、成思危,国务委员陈至立。

  国家体育总局领导同样关心中国自行车运动发展,在春节、奥运会前等重要节点,多次看望坚持训练的运动健儿,鼓励大家向好成绩冲刺。

  正是一代代领导人的关怀,始终伴随着中国自行车的发展与成长,成为中国自行车在世界赛场争佳绩,扬国威的强大精神力量。

  (二)举国体制是发展的坚实基础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自行车人实现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成功夺得奥运会金牌。从一穷二白,建队初期的“零”走到“金牌突破”,中国自行车人走过了辉煌的七十年光荣历程,其中,举国体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我国的自行车现有成绩的获得,离不开“举国体制”的有力推动——有效地调动了国家和地方省市两方面发展自行车运动的积极性,“业余体校——专业运动队——国家队”一条龙的三级人才选拔培养机制,保证了优秀后备人才不断脱颖而出,体校与省市为自行车运动腾飞贡献了各自的力量。

  以备战里约奥运会为例,国家体育总局领导高度重视,工作要求详实有效。自行车上下领导班子坚决贯彻落实总局领导的各项指示,率领中国队团结奋战,调动了一切积极因素,得到了方方面面的大力支持,通过外教、运动员的刻苦备战,竞赛中的顽强拼搏,研究吃透项目规则与规律,中国自行车人才能获得最终的成功。四年的备战过程中,各省市体育局对于备战工作更是全力支持,做出了特别贡献。上海的钟天使、吉林的宫金杰,以及其余省市的陪练队员等等,各省市出人出力,全方位保障本省市运动员的训练、备战,协助国家队对运动员进行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

  (三)“走出去请进来”是发展的灵魂

  由于自行车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发展水平较高,竞争激烈,因此,“走出去、请进来”便成为中国自行车运动快速发展的灵魂所在。进入新世纪,中国便派出郭爽前往瑞士训练,与世界各国的优秀运动员接触,共同跟随外教训练。使得郭爽在训练能力上没有走任何弯路,发展势头迅猛。

  2008年之后,中国队聘请法国外教莫雷龙执教场地自行车短距离项目,从技术层面到心理层面,都为中国运动员带来了提升。

  里约奥运会周期,莫雷龙退休,中国队继续聘请法国外教本·努瓦,从执教钟天使开始的第一天起,他就为队员灌输了“你是天才,你的目标就是要去奥运会上摘得金牌”这样的观念,与我国传统教练谦虚礼让的风格截然不同在,在运动员心理上带来了不小的提升。

  新周期内,中国自行车队同样延续了聘请外教的做法,聘任了世界冠军队伍新西兰队主教练安东尼执教中国场地短组。

  而在其他项目当中,中国队也在引入“外力”,山地车聘请外籍体能教练,为运动员增加内功。而新兴奥运项目BMX也同样组成了中外教练组,共同打造项目提升。

  (四)复合型团队是有力保障

  自行车运动牵涉到器材与人的合二为一,又是体能项目。因此,对于复合型团队的要求格外突出。教练员、科研、体能、康复等等,每个环节就如同自行车车轮上的链条一样,一个也不可缺少。

  教练员团队。如果单纯依靠外教,不提高自己的教练员水平,一支队伍很难得到真正地提高。若想打造一支优秀的队伍,除了有良好的政策、方针和优秀的运动员外,还必须拥有能点石成金的教练员。因此,在国外教练执教期间,中国自行车人一直设立中方主教练团队,他们凭借自己的能力,向国外名教练学习的同时,也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中国自行车队非常注重加强教练组的业务学习,使教练员在训练过程中不断提高执教能力。多次派出教练员举办业务强化学习,请来资深训练学、体能训练、心理、力学等学科的专家前来授课,尤其在每个奥运周期的新规则颁布实施之后,自行车队都会组织教练员学习、研究新规则,提高教练员对于规则的理解,准确把握训练方向和技术发展方向。

  队伍对重点赛事,如世锦赛和奥运会的选拔制定了透明的选拔机制,使全队每位教练员和运动员都感到,只要努力就会有上场的希望,充分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

  此外,自行车队一直对于复合型团队的打造十分重视,始终依靠科技进步来推动项目发展,如风洞实验室的引入、康复团队的组建等等,加大科技投入,完善科技基础建设,组成了一支多学科、高水平的科研队伍,开展系统的科研攻关工作。

  由于自行车项目是体能与技术并重的争夺,再加上比赛的惊险性与多变性,运动员心理工作也变得极为重要。通过心理检测和咨询、情绪双向调节技能的训练和大赛前的心理准备等方法,增强运动员训练和比赛的心理稳定性和竞技心理能力,为提高训练效果和比赛发挥成功率创造有利的心理条件。

  三、一切从零开始 再创辉煌

  历史已经过去。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

  七十载风雨兼程,七十载春华秋实。七十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非常短暂,转瞬即逝,但它却见证了中国自行车从无到有,从弱到在世界上有一定位置的发展历程。

  七十年间,中国自行车队也曾走过弯路,也曾步入低谷,但凭借坚韧不拔的决心和毅力,凭借一批批热爱事业的人们的努力与坚持,中国自行车运动从一纸空白走到了今天的全面发展,在里约奥运会上创造了历史性突破成绩,在世界自行车坛占到一席之地。

  回首过去,展望未来,中国自行车人还有很长一段发展之路要去继续,中国自行车人也不会就此驻足不前,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一定会克服更多的困难,书写更好的成绩,创造更大的辉煌!